????轰隆隆!

????风雪漠漠,山摇地动,远远望去,成千上万的曳落河铁骑一字排开,以一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的气势,朝着安东都护府的方向蜂拥而来,成千上万对猩红的,极度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眸足以成为任何人心中最深沉的噩梦。

????而这么多的曳落河聚集在一起,那股慑人的气势融为一体,甚至使得整个天象都产生了变化,轰隆隆,就在这些曳落河铁骑向着安东都护府冲锋而来的同时,整个幽州上空风起云涌,滚滚的黑云汇聚而来,如同海潮一般跟随着这些曳落河战士向着安东都护府推进。

????强大!

????冷静!

????无坚不摧!

????这就是这些曳落河战士给众人的感觉,和以往相比,当这些曳落河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似乎隐隐产生了某种质的变化,比之以往更加的强悍可怕。

????不止如此——

????唳!

????伴随着一声凶恶无比的厉啸,就在队伍的最前方,一头足有三米多高,强壮无比,宛如巨人一般的曳落河猛然从漠漠的风雪之中纵跃而出。

????锵!

????半空中,只见那名巨人般的曳落河手持长枪,胯下的战马马蹄一踏,一圈银白的,表面隐隐有苍白火焰燃烧的光环瞬间从他的脚下迸发而出,迅速辐射向整个大军。

????短短时间内,一道又一道银白色的光环出现在所有曳落河的脚下,将这些曳落河衬托的有如地狱妖魔一般,越发的可怕。

????光环?

????曳落河首领?

????这一刻,别说是普通的幽州铁骑,就连安轧荦山和高尚都看呆了。

????太始最后赠送的这一批曳落河战士实在是太强了,众人从来都不知道这些非人的曳落河竟然还拥有首领。

????轰!

????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就在距离安东都护府还有一千余丈的地方,两万曳落河铁骑整齐划一,几乎是同一时间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缓缓转动,就像受到某种力量吸引一样,齐齐望向了安东都护府高高城墙上的安轧荦山。

????寂静!

????无比的寂静!

????这一刹那,整个幽州地界都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就连六十万幽州大军这个时候也彻底安静下来。

????“气吞山河,令行禁止,不可思议,真实不可思议!”

????高高的城墙上,田乾真看见这一幕,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两万曳落河本来就已经非常强大,再加上纪律严明,如使臂指,拥有这样的力量,何愁不能击溃大唐,征服天下!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下一刻,田乾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跪伏在安轧荦山身前。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而紧随其后,崔乾佑,田承嗣以及众多的幽州将领,纷纷跟着跪了下来,一个个高声叫道。

????这一刻,就连高尚都跪下身来,跟着叫道。

????不得不承认,这批曳落河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得多!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而看到高高城楼上的那一幕,四面八方,所有的幽州铁骑也纷纷跟着跪伏下来,一个个声音洪亮,振奋无比。

????“哈哈哈!”

????看着四面八方茫茫无际的战士,特别是那些强大的曳落河战士,安轧荦山目光雪亮,心中也不由豪气顿生,产生一股无尽的野心:

????“好!有了这些曳落河,还何愁大事不成?接下来只等天象变化了,王冲,你得意不了太久了!”

????望着南方的钢铁堡垒,安轧荦山振奋的笑声直上云霄。

????……

????眨眼就是数天过去,且不提幽州的动静,此时此刻,遥远的京师。

????异域王府。

????“王爷,西北大局已定,西突厥和**厥激战一场,**厥那边因为毫无准备,死伤惨重,乌苏米斯可汗勃然大怒,已经准备调集大军反击。而呼巴尔赦那边也有不小的伤亡,不过总体可控,目前西突厥已经战略性撤退,呼巴尔赦来信询问接下来他们应该怎么做?”

????大殿里,张雀手中拿着一封信笺,恭恭敬敬道。

????对于王冲,张雀现在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一趟北上,直接就将整个突厥草原搅得天翻地覆。

????呼巴尔赦进攻**厥后,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这就是他向大唐交出的投名状。

????“让他撤吧!”

????王冲坐在太师椅中,手中端着一杯茶,风轻云淡道:

????“至于答应给他的粮食,也一并送去给他吧!”

????恩威并施,才是驭下之道,王冲虽然让呼巴尔赦攻击**厥,断了他的后路,但同样也允了他一笔粮食,解了西突厥燃眉之急。

????“王冲,胡人毕竟非我族类,和我们唐人文化不同,习性也不同,没有一言九鼎的说法,那个呼巴尔赦真的可信吗?”

????“如果将来他们在战斗的时候突然反叛,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就在距离王冲不远的地方,兵部尚书章仇兼琼端坐不动,手中同样托着一杯茶盏,隐隐有些担忧道。

????而仔细看去,大殿里不只是章仇兼琼,还有宋王,王冲的父亲王严,大伯王亘,烽烟将军蒋元让,户部、吏部两部尚书,以及大内总管太监李静忠……

????整个朝廷各方的势力几乎尽聚于此。

????而听到章仇兼琼的话,大殿里所有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王冲身上。

????“放心,出不了事!”

????王冲轻轻地呷了一口杯中的香茗,神色从容,淡然道。

????这一战关系重大,整个中土的命运,数以千万计的大唐百姓,全都系于他手中,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感情用事,全部寄托在呼巴尔赦的忠诚上。

????“呼巴尔赦之前已经主动向我提起,将西突厥所有的牛羊以及老弱妇孺全部迁往内地,只有战士留在北方,另外,留给他们的粮食也不多,仅仅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王冲淡淡道。

????声音一落,大殿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精彩。

????呼巴尔赦主动提出?

????这位西突厥的新可汗可真是个妙人啊!

????如此一来,倒是彻底解决了大唐的后顾之忧。

????王冲目光如电,将众人的神情收入眼底,只是淡然一笑。

????呼巴尔赦确实是个很有趣的人,听说他看完《贞观政要》之后,又研习了中土的经史子集,从他之前的一系列主动要求来看,这些书他确实没有白读。

????呼巴尔赦信任王冲和大唐,能想大唐之所想,抢先一步解决大唐的后顾之忧,从这一点来说,呼巴尔赦和他的父亲确实是两种人,绝对是真心实意的投靠大唐。

????所以王冲也不吝于对呼巴尔赦的信任。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对于王爷的能力,咱家绝不怀疑!”

????就在这个时候,李静忠瞥了众人一眼,突然开口道。

????这一趟他是代表新皇李亨来的,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王冲能力的认可。

????“……现在咱家和皇上担心的还是东北的安轧荦山,王爷,那边怎么样了?”

????李静忠道。

????“幽州传来消息,安东都护府又多了两万曳落河,另外,他的六十万大军也应该快要训练完成。没有意外,再有十几日,他就该起兵了。”

????王冲微眯着眼睛,淡淡道,说出来的话令众人心中震动不已。

????“这,王爷——”

????十几天!

????这么快吗!

????“王爷,那些曳落河真的这么厉害吗?”

????大殿里,一名大臣问道,神情有些不安。

????“确实非正常人力可敌,不过一切我已有安排,诸位大可放心。”

????王冲平静道,顿了顿,接着道:

????“许科仪,各部的兵力训练的如何?”

????“回王爷,陌刀队、乌伤铁骑、神武军、神狱军、玄武军……,所有顶尖兵种的训练大概还需要十多天才能彻底完成,至于普通兵种那边,虽然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训练,不过时间仓促,恐怕还是有些不够。”

????许科仪站在王冲身后,诚声道。

????王冲闻言,心中若有所思。

????每过一天,安轧荦山的实力就壮大一分,最好的方法其实是在他一切准备妥当之前就发起进攻,不过这场大战非同小可,安轧荦山那边已经有三万多实力强大,可以承受重创而不死的曳落河铁骑,其战斗力远超正常军队。

????没有陌刀队、乌伤铁骑、神武军……这些顶尖的军力,大唐很难和幽州以及诸国对抗。

????不管是王冲还是安轧荦山,其实都在和时间赛跑。

????“王冲,关于那两处战场,你已经想好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章仇兼琼开口了。

????“嗯,东北的前线基地以及西北的乌伤是目前最好的两处战场,也是狙击他们最好的地方。大论钦陵始终是条危险的毒蛇,他蛰伏的越久就越危险,不过千变万化,终究万变不离其宗,乌斯藏的兵力就是他最大的破绽,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他们和东北的诸国联手,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王冲点点头,沉声道。

????关于日后大战的战场,众人之前其实已经讨论过很多遍,不过最终还是由王冲决定,选择了乌伤和前线基地。

????大论钦陵太危险了,没有人比王冲更清楚他的厉害。

章节目录

人皇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皇甫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甫奇并收藏人皇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