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云河大喜:“愿闻其详!”

????千岁有话说在前头:“不过你最后还得回来。”

????“君子一言。”

????红衣女郎这才指点他返回花神池底,收取自己遗骨,再制作金漆刷遍,以朱砂绘制符文附于其上,最后入巨瓮封装,放置到花神庙中。

????那金漆出自千岁之手,燕三郎也不知其中配方和主料。

????“你同它本是一体,可将它当作你的法身,镇于花神庙中,接受乡民的香火供拜。”千岁显然很有经验,可以对曲云河这个新晋花神指手划脚,“如此,你的短暂外出就不算擅离职守,在这期间仍可使用愿力。”

????曲云河一一记下。

????“但你要记得,这金漆的效力只能维持一百二十日。超过四个月,你还流连在外的话,就会自动变回一截木头,挪动不得。个中利害,你自己知道。”

????“你多虑了。”曲云河正色道,“只要让我前往靖国旧宫了愿,今后必定安守红磨谷。”

????他的目光沉静得有些颓败。

????燕三郎目光一转:“靖国王宫好似离春明城也不算远?”

????千岁立刻警惕起来:“喂,你要作甚?”

????“针胎花的开花时间在春夏之际,这会儿已经过了花期,‘花神’应该闲下来了。”燕三郎目光微动,“我也想去靖国王宫走一趟。”

????千岁奇道:“为什么?”

????“凭吊古人遗迹。”燕三郎向她露齿一笑,“先生教导我们,百闻不如一见。听过靖国女皇秩事无数,还是想亲眼看一看。”

????他是那种想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不像哪。千岁满眼都是怀疑,但她知道这小子心眼儿多得跟筛子似地,也只好应道:“那随你。”

????这话说出来,曲云河才觉不可思议。

????这还是他印象当中最难说话、喜怒无常的千岁大人吗?

????在他沉睡的一百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千岁拂了拂秀发:“回聚石滩吧,你该给村人一个交代。”

????¥¥¥¥¥

????聚石滩上,村正将人群劝散。

????县令押着犯人走了,村民各自回家,村正却留了下来,背靠河水、面对针胎花林渐渐等待。

????人散了,聚石滩又变得更加空旷,夜风更加寒凉。村正没有拒绝其他村老递来的獭皮厚袄,旱烟在夜色中忽明忽暗。

????也就在众人离开不久,石滩上沉寂已久的树怪又动了,自己走回林中,落地扎根,重新化作安稳的树。

????而后,林中有三人信步而出。

????村正连忙迎了上去,眼里都是忐忑:“花神大人!”

????就算他们知道了曲云河原本曾是个人,对他的尊敬依旧不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红磨村人的衣食父母。

????曲云河默默看着他。

????众村老围了过来,显得更加卑微、更加小心翼翼:“大人,求您留下!”

????没有花神,红磨村就没有未来。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曲云河现在却能清晰感受到这几个老人心中的敬重、惶恐、不安和希冀。

????他们真心渴望着他能留下。

????若是一百年前,有个人也这般希望他留下就好了。曲云河暗中叹了口气,面上却道:“我要离开。”

????众村老一起跪下,险些痛哭流涕。

????千岁忍不住挑了挑眉,曲云河竟然还有虐人的爱好,她从前怎未发现?

????就连村正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曲云河才施施然接下去:“我只离开四个月,最迟明年春天即返。”

????哭声戛然而止,村正瞪大了眼:“这、这……当真?”

????千岁原本抱臂站在一边,这时打了个呵欠:“好困,我俩先找地方睡一觉,明早在红磨谷关头桥边碰面吧。”

????……

????燕三郎半夜敲门,孙家人都呆住了,面对他有些惴惴,不复先前随意。

????能和花神比肩的人,那会是等闲之辈吗?

????哪怕眼前这小少年个头不高,孙家男人望着他,也有莫测高深、高山仰止的感觉,明明一肚子疑问,还是不敢宣之于口。

????靳娘子可就比他直爽多了,将两人请去客房,眼珠子转来转去,还是忍不住打探道:“石小少爷,您和花神聊完啦?”

????“聊完了。”

????“阿眉已经睡啦。”她更小心翼翼了,“您、您二位这是打算?”

????燕三郎道:“我答应过阿眉,要送她一个更好的玩偶。”

????靳娘子双手连摆:“不、不必了!能够惩治周弦毅给阿眉出气,我家已经感激不尽!”若非燕三郎和千岁指点,孙家是拿周家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再恨周弦毅,也动不了对方一根寒毛。

????燕三郎却转向千岁伸出了手。

????“干嘛?”

????他言简意赅:“玩偶。”

????他做他的诚信君子,为什么受损失的是她?她嘟起嘴,满脸不悦。

????燕三郎看出她的不情愿,补了一句:“昨晚是你亲口答应了阿眉。”

????那是哄小孩的话,三四岁的小女娃能有什么记性,睡一觉就忘了吧,何必当真?千岁呶着嘴,有心不给。可是燕三郎目光灼灼望着她。

????这臭小子,为什么总在不该固执的时候冥顽不化?千岁张了张口想拒绝,但话到嘴边还是缩了回去。

????罢了,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削他面子。

????她从鳄皮手鼓里掏出一面小小的镜子,递给靳娘子:“这是正颜镜,经常照镜子就能改善骨相,让女子变得更美。”

????靳娘子愕然:“这,我家受不起啊!”

????千岁睨她一眼:“你不想女儿变得漂亮?”

????“想,可是……”

????“想就收起来吧。”千岁冲她一笑,齿若编贝,“但劝你小心收好,莫让外人知晓。否则——”

????她拖长了语音,悠悠道:“为了争夺这镜子折损的人命,可真不少呢。”

????靳娘子“啊”了一声,不敢再推辞了。

????哪有女人不爱美?哪怕听说这东西很可能带来灾祸,她也忍不住想收藏哪。

????接下来燕三郎问起聚石滩上的故事,靳娘子遂将杀人真凶伏法的经过源源本本都说了。

????千岁也恍然:“原来是伍夫人。”

????靳娘子忍不住叹气:“怎么会是伍夫人呢?”

章节目录

大魔王娇养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风行水云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行水云间并收藏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