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渥丹不敢说出来巫医云珠是为了复活梅栎清才需要梅栎桐的血的,那样说了会乱了梅栎桐的心。

????就算是那位举行仪式,人还不一定能救得过来,她活了那么久,还没有听过谁能死而复生的。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毕竟那位是她加上紫儿、风桥都抵不过的人物,如果…如果真的可以复生梅栎清的话,那自然是比什么都好。

????梅栎桐看了一圈儿,每个人都盯着他,盯着他的手指,他不割也不行了。为了长姐,他千死万死都肯,就算是付出那么一点血又算什么。

????虽然梅栎桐想不明白事到如今,割手指和长姐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葬仪需要吗?刚刚那个巫医云珠说举行“复生”仪式,该不会是他想的那个“复生”吧?

????梅栎桐的血滴入了碗中,一朵血花绽放在水里。紧接着夏哲黑着块脸也把手指的血液滴了进去,两朵血花绞在一起,在一片静谧的氛围中显得尤为诡异。

????“焦先生你过来下。”巫医云珠马不停蹄地张罗着,扔给焦渥丹一个小瓶子“这瓶子里面是栎清的血,焦先生您带了瓶骨草来吧?赶快把瓶骨草碾碎,等会儿混着朱砂、青枝,和一钱十五的月下露水,配料的份量你知道吧?”

????“知道是知道,瓶骨草带是带来了,可是…”焦渥丹欲言又止。网

????“教主,请您把他们随身带着的包袱带来,还有莘娜生前随身佩戴的物件也给找来。”巫医云珠紧接着说道。

????“来人,把他们的包袱带过来,要快!”周阿琳面色不善,她一个堂堂拈花教教主,还有被一个小小的巫医支使的一天。

????“莘娜随身携带的东西就在本教主这里,香囊和玉佩你要哪个?”心里不悦是不悦,该做的事情周阿琳一点儿也不含糊。

????周阿琳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玉佩和一枚香囊,谢博宇一眼就见到了那枚香囊,就是那枚他送给梅栎清的香囊。宝蓝色香囊上的丝线都卷了起来,谢博宇又是一阵心痛,可想到梅栎清还有复活的机会,那阵心痛又被压在了心底。

????“我要玉佩,香囊你先收着。”巫医云珠含笑看了谢博宇一眼,似乎是在安谢博宇的心,告诉他很快梅栎清就会死而复生。

????然后云珠又对紫儿说道“紫侧妃你该对这枚玉佩眼熟吧?快用冷月观的密法,将玉佩暗藏的那道门给打开,一会儿栎清会从那边回来。35xs”

????“你…怎么知道?”紫儿莫名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但就是没想起来她在哪儿见过。而且她怎么知道她们有瓶骨草的?还有冷月观引魂阵的用料的?不是本门中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细节。

????紫儿瞥了一眼拿了包袱过来的焦渥丹,只见焦渥丹取出包袱里面的那枚手钊,把手钊打开,取出瓶骨草碾碎,和上圣泉里面的人准备的和二两朱砂、三两青枝,梅栎清的血液两三滴,用一钱十五的月下露水作引子,明摆着就是为开启玉佩准备的。

????瓶骨花上沾了有亲缘血脉的人的血,既可以用来安定魂魄,又可以拿来作为转移阵法的连接。上次她们来南疆没有用上,没想到这次倒给用上了。是梅栎清的,终究是梅栎清的。

????焦渥丹既然听从了眼前巫医云珠的话,她也跟着做吧,也许真能把栎清给救回来呢?

????“莫先生您也过来,我有话交代给您。”巫医云珠说道,同时从手里面抽出来一张纸交给莫如是“我还要去忙别的事情,其他人我给他们安排的还有其他事儿,也就您合适做这件事情。莫先生您请按这个上面的咒语念着,直到栎清身上发出亮起来。”

????“我,我不会持咒,会不会没有用?”莫如是被点名叫道,没想到自己要做这样的事儿,如果因为自己仪式失败了,那么栎清…

????“不会的,肯定有用,您且瞧好吧。”巫医云珠自信满满地说道“您是栎清的先生,从小教栎清教到大的,您不合适,还有谁合适?您就拿出以前念书时候的劲头,把这段咒语当作四书五经来念就够了,一定还可以亮起来的。不和您说了,我还要忙别的去,复生仪式需要做的事情可多了。”

????焦渥丹半信半疑地依着巫医云珠的意思念了咒语,不多时梅栎清身上顿时亮了起来,梅栎清穿的衣服也没有盖住身上的光芒。

????一旁做着准备的紫儿与焦渥丹认出了这是梅栎清在骊山山崖底下的阴河之中见过黎山老母以后闪烁起来的光芒。

????紧接着巫医云珠把梅栎桐和夏哲的那碗血水端了过来,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往里面撒了几把粉末。随后捧着碗唱起来南疆流传的古老的歌谣

????“荒丘之上,泉水之边。阿郎的情谊比海深,为何不在奴身边?是风卷了沙走,还是鱼儿进入了缝中。一切就在手边,却已经不在身边。

????东岭之花,南巅之树。奴家的心意比树高,为何不在郎身边?是蝶耍了花朵,还是大树长在了崖边。一切就在眼里,却已经不在身边。

????深山之虎,草原之狼。阿郎与奴终相见,相见不如不见。是虎躲在山中,还是野狼驰骋在荒原。一切就在心中,却已经不在身边…”

????巫医云珠清澈透亮的嗓音回荡在篱笆院内,与篱笆院背后的圣泉潺潺的水声互相呼应,圣泉水如蛟龙吸水一般,冲着巫医云珠所在的地方冲过来,整个罩在了巫医云珠身上,形成一道拱形似的水柱。

????“不可能,不可能…这只有阿姐才能做到…周云珠你到底是什么人?”周阿琳被拉牡扶着才能站得住,在场的人向周阿琳投向不解的目光。周阿琳不屑于解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巫医云珠。

????所有在场前来观礼的拈花教教徒第一次见自己的教主花容失色的模样,教徒们再次不安地骚动起来。

????。

????

章节目录

女先生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萃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萃芒并收藏女先生传奇最新章节